WhyIsTheGovtAfraidofBersih August 26, 2015
OpenReplyTengkuAdnan August 17, 2015
HasBersihLostHerFocus August 17, 2015
WhatHvTheBersihRalliesAchie August 5, 2015
B4_NotAbtRegimeChange July 31, 2015
wpid-thinkmsiansthink.jpg July 24, 2015

大马人究竟做错了什么?

May 10, 2015

1

WhatWeDoneToDeserveThis_CH

大马人究竟做错了什么?  范平东 前净选盟主席那督安美嘉最近在《东盟人民论坛》上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大马人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么究竟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而受到当今国阵政府如此的对待。而我本人也常常对这一问题常思不解。 一般的大马人还算得上是爱国,不论是缴税, 或是搞社会公益,大家都额外的认真。我国社会也可算是基本上和平共处。一等良民可能还算不上,但起码也算得上是一般良民。反观当今的政府,施政不利不说,贪污腐败,兴文字狱,十八般暴政,样样精通。 官老爷们也无一不 把自己当作是土霸王,动不动就叫你移民国外。其实官老爷们的思维无不停留在封建时代。现今社会讲的是民主政治,当今首相不能跟汉代的宰相相提并论,当今的部长也不是清朝的尚书。在现今的议会政治体系里,政府是代表人民,受到人民的委托来管理国家而已。换句话说,官老爷们只不过是我们聘请的高级公务员而已。而要是工作做的不好,我们完全有权发表我们的意见。 然而,在我国要是人民要是斗胆想要发表意见的话,那可是需要经过官老爷们批准的。要是你吃了豹子胆,想要批评政府的话,那你就要准备面对着一批三更半月,全副武装的警察到你家来逮捕你。就连画个漫画来讽刺某个“大头地狱夫人”也会惹上官非,被扣上个煽动罪。跟离谱的是,我国也有个推特 (twitter)大王,每天全天候,专门监控着每个人的推特短讯。 除此之外,一大批搞不清楚状况的部长们还会出来安慰大家,说什么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我国的英语水平比新加坡还强。根据某个部长的说法,普腾也完全可以更BMW媲美。其实,他们更应该引以为豪的是我国有个举世无双的贪污腐败制度,外加世界上最烂的选举制度。 这些官老爷们自我感觉良好, 完全跟现实社会脱节。对满街的本地大学生找不到就业机会毫无对策,就算大学生找到了工作,也不过是区区两千令吉一个月的工资的职业。根据统计,半数的我国人月薪都在一千五百令吉以下。而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也只不过是少得可怜的九百令吉一个月的月薪。以上的数据还尚未扣除公积金和其他费用。 当今政府常常对所发放的《一马援助金》感到引以为豪,说什么政府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等等官腔官调的话。官老爷们也不问问自己,五十年的“苦心经营”,竟然还沦落到四百万户人家很三百万个单身贵族需要到《一马援助金》,以简单的算法来算,大马大约有两千三百万人需要援助金,即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六。对一个无间断执政五十年的政府来说,这其实是个天大的失败。 记得小时候,课本里的内容常常有这么一段,“马来西亚,遍地是黄金,土地富饶。。。”,没错我国的确是富饶,拥有很多优良的先天条件。然而,这些钱都去了哪里呢?一马发展公司,土著金融危机,巴生港自贸区,马航,等等。。。这些都是过去几十年的一大堆人造财务无底洞。而这笔糊涂账,最终还是由人民来买单,你我所缴的消费税就是这么一回事。一方面,人民的生活费逐渐的“蒸蒸日上”,另一方面,收入却呆滞不动。收入呆滞不动的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是应为我国毫无竞争力。而竞争力低是应为我国的教育水平太差。 到个大超市去看,就会发现食物的价格一直在涨。就连小贩卖的椰浆饭和云吞面也在涨。食物价格高涨的原因有很多是应为马币的下滑。有个部长常常到处跟大家说,一旦实行销售税,一般货品的价格将会下跌,即使货品的价格涨的话,人民也可以在家自行烹饪。部长大人忘了告诉你的是,大马大部分食物是进口的,随着马币的下滑,食物价格也跟着高涨。除非你愿意每天吃自己耕种的《蕹菜》,不然的话你始终是面对着食物高涨的问题。 大马四季如春,土地肥沃,种什么都能生长,然而,我们目前却需要进口食物。有好好的土地不耕耘,良好的原始热带雨林却任意砍伐,耕作的却是不能吃油棕树。而油棕树的收成却完完全全依靠着廉价的外劳来作业。虽然油棕能为国家赚钱,但它毕竟只使少部分人得益,它只能使棕油大亨变得更大的大亨,对一般的大马人来说是毫无意义。 在此同时,我国也过度的依赖着外劳,不管是工业或农业,我国都聘请着大量的外劳。只要我们继续聘用着大批的外劳,我们就毫无提升生产率的理由。这是应为外劳工资低,可以随时聘请,不要了也可随便解雇。低生产率也意味着低薪金。当某些部长很自豪的说有很多人得到《一马援助金》的时候,他真正所说的是大马的穷人很多,所以需要政府来援助。 言归正传,大马人究竟做错了什么?其实这一问题不难解答。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其实是自找的。这是应为在过去13个大选里,我们一直让同样的政党来执政。而在过去的十三届政府里有十届是以三分二多数议席执政,这也导致我国原有的宪法也已被修改七百次之多。 也许我们罪有应得,我们的政府毕竟是自己选的。但是我们不需要走回老路,正所谓知错能改。在我们下一次投票时,记得掌握好机会,把无能的废材给开除掉。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干,廉洁,大公无私的政府。 我深信我们做得到。可否? Chinese version of “What Have We Done To Deserve This?“. Translation done by my friend HYee.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066 other followers